联系我们

电话:(86)731 84805380

传真:(86)731 82354476

地址:湖南长沙湘雅路110号,湘雅医学院北院原图书馆3楼

联系我们

陈列平教授团队发现一条全新肿瘤免疫抑制通路

作者:文章来源:国内发布时间:2019-2-3 13:34:17

著名华人科学家陈列平教授领导的团队发现,肿瘤能通过一条全新的通路抑制免疫系统,完成免疫逃逸。这项成果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《细胞》上。

LAG-3(淋巴细胞活化基因3)受体是免疫细胞的另一个刹车分子,它能抑制T细胞的增殖、活化和效应功能,维持体内的免疫稳态。但是,目前人们还不确定LAG-3的主要配体是什么。

陈列平团队开发出了一个基于基因组的受体筛选平台——GSRA,来寻找帮凶的踪迹。通过这个技术平台,陈教授团队发现一个叫FGL1的蛋白与LAG-3受体结合很紧密。随后,研究人员对这个FGL1蛋白的功能进行了检测。当用FGL1蛋白去结合T细胞表面的LAG-3受体,确实发现T细胞的增殖受到了抑制,免疫活性也受到了影响。

当科研人员将在小鼠中将FGL1基因敲除时,发现在这些小鼠在老年时发生了自发性皮炎,这是一种自身免疫疾病。这表明FGL1蛋白在机体中是发挥免疫调节作用的,维持老年的免疫稳态。

但是,FGL1蛋白的这种免疫抑制功能是否会被肿瘤利用呢?在LAG-3FGL1基因敲除的小鼠移植肿瘤后,发现肿瘤生长明显受到了抑制。当用单抗抑制肿瘤小鼠的FGL1蛋白或LAG-3蛋白时,也能起到抑制肿瘤的效果。而将T细胞消除后,这种抑制就不存在了。这进一步证明了肿瘤能通过FGL1蛋白激活T细胞的LAG-3受体,抑制T细胞,实现免疫逃逸。而这一过程是独立于已知的免疫逃逸机制(如PD-1-PD-L1等)的,这是一条全新的免疫逃逸机制。

当研究人员查询肿瘤相关的数据库时,却发现很多实体瘤中,都出现表达明显上调的现象,而在肺癌中的比例最高。随后,他们也通过实验证实在很多人类肿瘤组织中,FGL1蛋白的表达确实是上调的,尤其是非小细胞肺癌。

既然FGL1- LAG-3免疫抑制通路是独立于PD-1-PD-L1通路的,这暗示在FGL1- LAG-3被激活的肿瘤中,仅仅抑制PD-1-PD-L1通路可能是不够的。事实上,当研究者检测了接受PD-(L)1抑制剂治疗的患者(包括非小细胞肺癌和黑色素瘤)血清中FGL1蛋白的含量时, 发现FGL1蛋白水平高的患者治疗效果更差,生存期更短。这表明FGL1蛋白水平或许可以作为预测PD-(L)1抑制剂治疗效果的生物标志物。

更重要的在于这可能预示着一种新的抗癌策略。将这两条通路同时抑制,或许可以弥补PD-(L)1抑制剂治疗效果不佳的缺陷。在小鼠中的实验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陈列平教授在这个发现为免疫疗法补充一块重要的拼图,或许可以解决现在PD-(L)1抑制剂疗效不足的问题,使得免疫治疗更加完善,让更多的患者受益!

 

文章来源:转化医学网

原文链接:

https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ubmed/?term=Fibrinogen-like+Protein+1+Is+a+Major+Immune+Inhibitory+Ligand+of+LAG-3


分享:
关键字:
下载专区

湘ICP备09002748号 Copyright 2007-2017版权申明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技术支持:长沙网站建设-创研科技

地址:湖南长沙湘雅路110号,湘雅医学院北院原图书馆3楼 电话:(86)731 84805380,传真:(86)731 82354476